巴金的家

    发布时间:2018-10-12 07:35:09责任编辑:宋力伟点击次数:2001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12D班 程奥琳

     

    家是大时代的悲剧拧着小家庭的哀愁。——题记

     

       专横,衰老,腐朽,封建,残忍,没落,崩溃......

       刚烈,纯洁,厚道,大胆,柔情,抗争,激荡......

       其实从个人角度来讲,我非常不喜欢看这种封建又悲情的小说,看得让人心情格外的压抑。但我又不得不说,一个大家族的分崩离析被巴金先生的妙笔展现得淋漓尽致,许是因为他在这个大宅院里生活了整整十九年,他对题材的熟悉以及深切的感受是真的能够给我带来了强烈的感染力。

       一边是新时代朝气蓬勃的青年,一边是旧社会腐朽的封建宗法,在亲情交织之下所萌发出的种种矛盾和冲突将一种复杂的况味表现得格外清晰。巴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只有27岁,但因为个人的成长经历,这字里行间里的悲悯情怀已经全部展露无遗。这是一个沉重的时代,每个人心中的恨都太多了,比爱还多,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在试着去爱人,帮助人,尊重长辈甚至厚待下人,家是巴金的缩影,他在试着把心交给读者,他在试着把强烈的热情和痛苦用最直白的方式呈现出来,“百年书生终寂寞,一生道德胜文章”,它承载着巴老沉甸甸的感情。

        惭愧的是,即便已经看了两遍,这大宅院背后的心酸痛楚我依然没能理解透彻,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分析个一二。

        本以为这仅仅是一本压抑极了的小说,但当我看到:“黑漆大门的公馆静寂地并排立在寒风里。两个永远沉默的石狮子蹲在门口。门开着,好像一只怪兽的大口。里面是一个黑洞,这里面有什么东西,谁也望不见” 的时候,心就不由的一颤,惊悚小说?是这只怪兽的血盆大口吞噬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若真是如此的话,这个变态一般的黑洞到底要“吃”掉多少人才能填满?本以为“食子为食”,“食肉寝皮”这种荒谬至极的言论只会在人类文化水平很低的过去才可能出现,却没想在它作为比喻放在这里倒是格外的贴切。作为一个读者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冷汗都能不由自主得出来,那作为子孙后代在这里生活该会有多么的无奈啊,希望一次又一次被捶入谷底,试图用力反击却换来血肉模糊般的遍体鳞伤,那反抗久了,失望久了,心寒久了,是不是就不反抗了?夜是不是就彻底黑暗了?

        “夜死了,黑暗统治着这所大公馆,电灯光死去时发出的起惨叫声还在空中荡漾,虽然声音很低,但是无处不在。连屋角里也似乎有及其低微的哭泣,欢乐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是悲泣的时候了,人们躺下来,取下他们白天里戴的面具,结算这一天的总账,他们打开了自己的内心,打开了自己“灵魂的一隅”,那个隐秘的角落。他们悔恨,悲泣,为了这一天的浪费,为了这一天的损失,为了这一天的痛苦生活。自然,人们中间也有少数得意的人,可是他们已经满意的睡熟了,剩下那些不幸的人,失望的人在被窝里悲泣自己的命运,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世界都有两个不同的面目,为两种不同的人存在。”呵,黑夜没有死,白天也还活着,他们只是换了一个方式活得像是走肉行尸。尼采说过,凡是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让你变得更强。

         但如果苦难不能让你变得更强,那苦难将会变得毫无意义,你也不配去感动自己。不管是成年人,不管是什么职位,没有人的日子是过得轻松快乐的。大家都觉得,躲在暖和的被窝里藏在自己的世界里哪怕是痛哭流涕也是一件能让安全感爆棚的事情,但若是痛哭没有给你带来一丝成长的话,你会毫无疑问的依旧痛苦并且一直下去。

         虽然那个吃人的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我们也早已不是宗法制度的奴隶,但谁也不能保证,在金钱虚名权利之下,我们会不会屈服、会不会犹豫?是尝试着去改变亦或是重演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