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冬夏令营

旅行的意义

发布时间:2019-06-14 00:46:53           责任编辑:杨文博           点击次数:1234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中方教务处语文教师 朱琪

旅行是一本书,如果仅仅是草草读罢亦或浅尝辄止甚至不曾翻开,你将无法真正得知这本书里究竟装了什么。长久以来,我始终认为真正的旅行应该是在库拉马提的海滩静候日出日落以及路过的海鸟与小鲨鱼,是在甲米偶遇形态不一的大小岛屿与来自各个维度的“惊喜”,是在蓉城小公园的茶香里感受来自“龙门阵”的市井喧嚣……总而言之,旅行应该是打破日常生活模式之后的身心洗涤,不带有任何功利的“收获”目的。毕竟,假期是私人且来之不易的,发呆是旅行中必备的一个重要环节。

这个七月,我有幸参与了上海枫叶国际学校海外游学项目中的加拿大游学夏令营,与老师和学生们展开了一次独特的旅行。作为一名中方课程教师,同时也是一个不愿意让出行从形式到内容都仅仅是“行程”的成员,在长达半个月的行走足迹中发现了诸多属于旅行的意义。果然,每一本书都有着不同的书写方式。

“观世界”与“世界观”

“先要观世界,方有世界观。”——陈丹燕《我的旅行哲学》

作为国际学校的学生,每一个人必然要经历从“观世界”到形成“世界观”的过程。那么,此次并不纯粹的旅行之于学生们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此,从行前到我们抵达之后,三位领事老师与我就如何提升游学的文化底蕴不断展开商议。在行前我们曾鼓励学生行程中带一本书随身阅读。如此在打发大巴上漫长的时间同时,也可以培养学生良好的阅读习惯。落实到这次的游学实践中,我们发现尽管由于行程紧张且整体较为疲劳,没有出现群体有组织阅读的现象,但是有不少同学在路途中选择静静读上一本自己喜欢的小说,或者翻开词汇书丰富自己的词汇量,甚至有同学在各个大学风格迥异的BOOK STORE里淘到了不少价廉物美涉及各个领域的原版书,欣喜若狂。行程也许稍显匆忙,但是“观世界”的你我需要一颗沉静的心,方能不为浮躁的表象所迷惑。

在到达多伦多的第一个晚上,三位领事老师便与我开了一个短会,拟定了本次加拿大游学的课题任务,总共分为六大主题:自然与人,校园文化,留学申请,饮食文化,中西方文化差异、游学细节点滴等。每个主题之下可以完成针对性游记、小论文、以及视频,作为任务主体。由三位领事分别认领其中两个主题,并在自己的班级团队中任命课题组长,由全体夏令营成员自行报名参加六个课题小组,在游学过程中领事老师们阶段性督促并把握各个小组的完成情况,在后期以及游学结束后汇总各个小组的成果,以微信的形式推出。在执行过程中,我们发现有针对性的文字记录使得学生能够更深入的去挖掘行程中某个课题背后的价值,而非仅仅是泛泛而谈,罗列十五天经历种种,如此难免会发现游记出现千人一面的现象。本次游学在文字成果上很好地避免了这一现象,这与领事老师们全程的跟踪、汇总与整合密不可分的。

以一颗沉静之心踏上行程,带着对世界的好奇与疑惑出发,想必才能更好地完成在“看世界”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世界观”。

“我”世界更大

在西班牙,人就是诗歌,是绘画,是建筑。

                             ——毛姆《西班牙主题变奏》

在本次游学中我们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比如让学生们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那一刻就无比想念的导游Susan,比如热情幽默的大巴女司机,再或是国民咖啡店Tims里遇见的某一张笑脸,遇到疑问时偶得某一声问候……个人的言行与创造彰显的往往是某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文化内涵。

此次游学自东向西横跨加拿大的多伦多、渥太华、卡尔加里、埃德蒙顿、温哥华、维多利亚等几大城市。除了各地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以外,游学的重点自然是途径的几所大学。如果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深度了解加拿大这个多元文化构成的移民国家,或许走进由这方水土所浸染滋养的高等学府是最为高效的方式。由于每个地区的历史、地理、经济、文化环境各有不同,人之于城市所留下的烙印,诸如诗歌、绘画以及建筑等,在每个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学校里会有充分的体现。

当然,这种观察与结论又是因人而异的,因为每一个“我”都有着自己的成长经历、性格特征以及随之而产生的兴趣与需求。学生们也正是在对这些学校不同程度的了解与体验中寻找并明确“我”的兴趣与需求,从而进一步了解自身,尝试去挖掘自我,人类对外部世界的探索与对自我的深入认识从来都是如此相辅相成的。

富有历史底蕴的多伦多大学主校区位于多伦多市中心,校区与繁华地段相连,生活便利,在多大参观的短短的一个小时里,和学生Rain走过她平日里出入学习的那些风格迥异的教学楼、藏书量北美第三的图书馆(仅次于哈佛和耶鲁)以及校内兼职的校报编辑部等地方,每一个原本陌生的地方都因为熟悉的她轻松而鲜活的讲述迅速与自己的期待产生联系,独立书院制学府的神圣庄严与多元文化的活力究竟是如何与浓烈的生活气息所融合的?由此,也不难看出。

线条简洁明快的滑铁卢大学是整个游学中从校园宣讲设计到整个校园文化氛围最为吸引我的一所大学。Ideas that change the world,正如招生官在进行宣讲时所不断强调的创造与责任,被夏日绿意包裹着的是遍布滑铁卢大学的各种脑洞大开且充满理性思考的文化创意,想来支撑其强大学术氛围的或许正是这种对个体充满亲和力的期待与无比虔诚的社会使命感。相应的,个人的硬实力与责任心也是进入这所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等强势专业的的关键所在。

阿尔伯塔大学则是一所在应用科学领域给人带来各种惊喜的学校。通过细致且“干货”满满的招生宣讲以及志愿者的分组导览与讲解,再加上学生Max的全程陪伴参观与细节补充,这所位于加拿大消费税最低的阿尔伯塔省且与多伦多大学、麦吉尔大学、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一起稳居加拿大研究型大学前五的大学在我们的面前变得更加立体且充满诱惑起来。丰富而广阔的专业领域给学生未来的发展提供了诸多可能,同时对于专业性较强的领域又有着相对严格的准入规则,收放间尽显一所学校对学生与学术的双重尊重,这本身也是一种文化。在参观了工程实验楼并且膜拜了在这里学工程的孩子每天的压力与付出之后,我们的学生们或许会进一步体会到所谓努力收获满足究竟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是入学之后的专业末位淘汰制,或是每天两个小时的睡眠……

在本次加拿大横跨游中,个人最喜欢的城市莫过于位处加拿大西南温哥华岛南段的花园城市维多利亚,岛上生活悠闲,治安良好,环境以及气候都相当宜人。内港繁华丝毫没有侵扰到这所城市浓浓的英伦田园风情,而这座英国之外最像英国的城市所孕育的学校——维多利亚大学(UVIC),自然也是与众不同的。朴素而宁静的校区远离尘嚣,在绿荫下悠然路过的鹿妈妈和小鹿们会让你的烦恼烟消云散,亦或许在这样的地方学习生活,个人对于烦恼的定义也会发生变化。UVIC也是本次游学的随行导游susan的母校,这个充满活力与亲和力的上海姑娘说在来到这里以前自己根本不能想象这种相对封闭的岛上生活,但是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发现自己可以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沿着海岸线散步许久,放空的过程中也渐渐感受到了最舒适圆满的生活状态。说起学校鲜为人知的大峡谷与诸如小鹿松鼠等大小动物甚至puma预警来更是津津乐道。如此校园,最适合读书没有之一。此外,维多利亚大学的校园宣讲与接待也是本次游学中所有大学里最轻松且富有诚意的,这与大学本身对于新生尤其是留学生的热情程度有着密切的关系。负责宣讲的招生官是一位擅长中文的加拿大人,对学校介绍起来事无巨细,类似大一新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与本专业以外自己感兴趣的其他专业学生同住等人性化安排。在宣讲之后,我们的学生被分成三组,每组都由一位当地学生志愿者和一位就读于UVIC的枫叶毕业生带领参观学校,也方便学生与志愿者沟通并深入了解学校。也正因为此,当一位学生就新生的单间宿舍为什么如此之小提出疑惑时,学长迅速给出了回答:“其实在这里读书你并不会花很多时间待在自己的宿舍里,你需要去上课、自习、运动,参与各种活动与讨论,宿舍其实只是睡觉的地方。并且在大二的时候许多同学会选择搬出学校租房以获得更多的私人空间,更好地融入当地的生活。”志愿者们也会在学生们对于学校朴实优雅的田园风格面露难色的时候补充道:“我们学校并不会把大量的资金用在形式上的搭建与扩张上,这样其实也就意味着不会从学生身上收取过多的费用。”

除了以上提到的几所学校以外,还有宁静安祥且充满贵族气息的女皇大学,风景优美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拥有海特利古堡景观的皇家大学等……每所学校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给参观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每一个人在参观过程中发现自己喜欢的校园氛围,感兴趣的专业领域,甚至展开对自己未来的学业及人生规划,而不仅仅将自己选择学校的标准局限于对视觉与物质刺激之追求以及当下市场对于专业的需求上,或许这才是游学真正目的的达成。如此亦可避免学生在问及自己将来的专业选择上言必学商科,问必提经济(却根本不明白“商科”与“经济学”之区别更妄论自身兴趣)的“怪现象”。

 如此,“我”的世界才方可无限之大,因为“我”终于开始去有意识地思考辨析自己的兴趣与归属可能会在哪里。

人,诗意地栖居

非洲既富予生命,亦不乏死亡。—— V·S·奈保尔《非洲的假面剧》

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的栖居”更侧重于对人类精神家园的追寻。在本次游学路上,我们有幸在导游的带领下在加拿大的好山好水中流连,人在自然风物间究竟应该如何自处?究竟应该如何“诗意栖居”?……或许见闻中的人与自然之间趋于和谐的状态便是答案了。

雄壮到模糊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最近距离给你迎面一击时,当每个人说这自己与路易斯湖相遇的那个独一无二的故事时,当抛开雨日的阴霾继续在明媚阳光下探索Banff的山水秘境时,在乘着冰原雪车踏上夏季冰川的那一刻,在站在观景台上瞭望连绵起伏的落基山脉的那一刻,在红樱桃与黄樱桃甜美的汁液在口中炸裂的那一刻,在身处花园中的花园The Butchant Gardens的时那一刻,每个人都不可否认地与自然亲近起来。

The Last Spike是人在征服自然过程中的历史遗迹,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东西段合拢的地方,一百多年前的悬崖飞石湍流间,太平洋铁路每向前铺设一英里,就有六名华工丧命……

Monster Of Okanaga是人与自然之间和解的产物。传说欧肯纳根湖中有著名的水怪Ogopogo,政府悬赏一百万捉拿……然而尽兴于湖面运动的人与这山水神怪或许相处得相当和谐呢。

Stanley Park的一瞥,更是在游学的末端为大家进一步诠释了现代的加拿大人与自然直接相处方式。原始森林与天然海湾形成的城市氧吧,横跨海湾的狮门大桥连接西温和北温,这里是自行车爱好者的天堂,象征原住民文化的印第安木刻图腾柱藏匿其中。现代文明(人类活动)与原始自然就这样碰撞出奇妙的光晕。

当大巴行驶在洛基山脉间,你会发现绿色的植被中一些树木正在变红,导游说当地人告诉自己当树木开始变红的时候说明它已经离枯死不远,这是人类活动所引发的生态变迁,眼前的树林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衰亡并消失……当大巴行驶在山间的公路上,你也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石桥,横跨过整条公路与两边的树林山地相连,石桥上种满了与四周相同的植被,原来这是给路过的动物们诸如驯鹿狗熊贴心准备的……所以,我们,作为人类一员其实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若想真正实现精神层面的诗意栖居,人与自然之间所需要不仅仅是和解,而是更进一步的碰撞与交融。

陈丹燕在《我的旅行哲学里》曾写道:“当我们终于能去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旅行是一场身心的盛宴,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场盛宴会在生命的无数个瞬间开启,阅尽物我,看尽变迁,然后品人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