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结局的诗篇

    发布时间:2019-06-06 23:17:35责任编辑:杨文博点击次数:1111

    郑舒宁 Sophia

     

    约莫十六岁以前

    我的生活温温的

    像冬夜里墙边的壁炉散的暖意

    我的生活浅浅的

    像秋日里不知该往哪去的凉风

    再是十六岁过后

    我的生活满满的

    像盛夏里却还不断地拾柴加温

    我的生活亮亮的

    像初春里扑腾在冰层下的游鱼

     

    十六岁,一个听着就藏满青春气息的岁数,临近雨季,却也不惧怕未知。十六岁,我来到了海枫。来之前我将一切看的很简单,没给自己做任何心理建设,于是在暑期班的第一个星期,我甚至因为无法和父母打电话而哭泣过。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情绪崩的也有些莫名其妙啊,为一些能够轻易解决的事情。其实可能不单单是为了打电话,而是当我处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时,由内心升起的孤独和一丝戒备。不过这些事都是最初的最初了。

    习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有时习惯发生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如果我仔细计较,我习惯在海枫的生活花了我多久的时间,我怕是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我开始努力习惯外教的授课方式,习惯海枫的生活节奏,习惯每节课面对不同的人群,习惯各类社团和活动等等。而我无法指出是哪个节点叫我真正习惯海枫。可能是和朋友在操场散步的时候,可能是每一次站上台,可能是夜里在自习室赶稿件。习惯需要过程,但有时候他也只需要一个瞬间,甚至是你自己都不清楚的瞬间。

    未来是未知的,但又不等同于未知。首先要做的是对未来的规划,我依从了自己压在心底里小小的苗,决定学习服装设计。几个大人听着我的决定仿佛我是在异想天开,其实也没差。我已经这么大个人了,没什么绘画功底,平时又不关注时尚潮流,关于这个行业连一知半解都算不上,只能称作一无所知。好在我父母在确认我的想法之后,没有再多问,也没有再劝我,而是选择支持我的决定。我有些刺激,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踏上这条未知旅程的路。

     

    人们总是爱做梦,做梦的时候会忽略去艰辛,而清醒的人总是需要去拼搏。再后来我就丧失了周末啊。每个周末都是一样的时间表,开始是报名开车带我去杭州上课,过了阵子,我就一个人拖着行李,早早去到高铁站,在自己换地铁,最后走路去学校,而两门课的上课地点又隔着遥远的路途,所以周末的我甚至比平时更加行色匆匆。有时候因为过于沉重的行李,会停在路边休息,看着来往的人海,思考自己是如何踏上的这条路。说来也不错,因为我涌起的只是疲惫,却没有悔意。

     

    十六岁是起点

    现在十七了

    但故事仍未结束

    一切有待续写

    写一章没结局的诗篇

    编辑:杨文博

    上一条:成长

    下一条:在海枫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