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规划学习心得--中方教务处 朱琪

    发布时间:2018-03-27 07:30:53责任编辑:陈含秀点击次数:2650


    成为真实的自己 成就真正的“精英”

      ——《中国枫叶教育集团第五个五年发展规划》学习心得

    中方教务处语文教师 朱琪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说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亮了人类,连我在内。我又愿中国的青年只是向上走,不必理会这冷笑和冷箭。                

    ——鲁迅《热风·随感录 四十一》

    在被科技异化的命运中,越来越多的人在生存的压力下变成了精神流浪者,如马致远笔下在夕阳中远去的“断肠人”,迷失于精神的荒原。往昔的风物,曾经失落和正在失落的大地伦理、道德、秩序被钢筋水泥丛林、娱乐幻象以及人们沉重的呼吸所取代。这也是为什么在尼采看来,现代人的特征是内在的空虚与外在的匆忙。许多时候。人们被日复一日的学习生活工作勒死了情趣和教养,忘记了人之渺小与自然之博大,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人类一路走来的曲折艰辛,更忘记了我们曾经对于飞翔的痴迷与渴望……如此的我们,又谈何成为什么,又如何成就什么?

    由此,在《中国枫叶教育集团第五个五年发展规划》中,笔者尤其关注对于国际化向精英化培养目标的转型以及精英化目标的实现。枫叶的精英化目标,旨在把更多学生送进更好的世界著名大学并为他们成为未来的政治家、科学家和各行各业的领袖人物乃至世界500强CEO奠基。在五五规划的发展战略中提到:“完善‘五大体系’,培养大批毕业生进入世界名校。实现精英人才培养目标转型,再造卓越型的‘枫叶独有’,是枫叶教育转型发展的必然选择。”这种“枫叶独有”也体现了枫叶对于育人目标的独特理解。我们的精英是对自我与社会有充分认识与责任感的个体,而非在“内在的空虚与外在的匆忙”之复制体,更非被“现代生活勒死了趣味和教养”的封闭个体。

           而“枫叶独有”的育人目标需要依靠育人课程化来进一步实现,这也是枫叶育人体系的优势。作为高中语文教师,笔者一直以来致力于在课程设计中凸显中方语文课的“育人”特质,读书作文皆为做人。正如五五规划中所写:“高中理想教育课程化要普及课程理念,贯彻课程标准,研讨有效育人教学模式,落实责任分工。教学模式要充分体现师生共建特点,依托学生课程学习和成长案例,结合生活实际,贴近情感,使学生成为参与主体。教师要更新课程理念,优化育人课主题,提高教学设计能力。”从课堂设计到课后作业的布置,再到期中期末考试的试题命制与讲评,笔者试图通过自己的引导,让学生在读写思考中与自我对话,向世界发声,从而知道现在的自己如何成为未来的精英。

     在笔者命制的上学期期中考试试卷第三部分“春秋代序”中,重点考察了郁达夫的自叙传抒情小说代表作《春风沉醉的晚上》,近九千字的小说放在考试中给学生阅读,部分学生的反馈竟是对这篇文章非常喜爱,更有甚者认为其中考到了现代人甚至自己的影子。其中一道题主要考察主人公“我”与“二妹”的异同。对于小说中人物形象的对比分析,学生除了了解文本中的“我”与“二妹”这两个人物形象特征以外,还需要在对比中发现同龄却背景截然不同的他们在彼此“可怜”中所陷入的不同人生困境,从现实层面看,“二妹”是务实的积极的理性的,“我”是麻木的颓废的萎靡不振的眼高手低的,但是从精神层面上来看,“二妹”又是麻木的任凭命运摆布而不自知的工厂女工,“我”却又是有理想有抱负企图把握自身命运的知识清明。在透彻的分析之后,许多学生又会意识到其实自己或者身边很多人的状态似乎与“我”或者“二妹”惊人的相似,这本身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自我反省,不过需要教师在讲评试卷的时候进行深度点拨。而在这一部分最后一道题目中,则给了学生极大地关照自身的勇气与平台。

     郁达夫的作品常常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己的身世、情感癖好、信仰性格,甚至心理的病态,集中展现了在大时代的潮流下,窒息青年的精神苦闷,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其作品中塑造了现代文学史上一类重要的文学形象“零余者”。由此我们发现青年人之于时代与自身的感知尤为敏锐,他们的苦闷彷徨也与各自所处的时代有着密切的关系。由此,笔者在题目中请学生尝试用文字去塑造属于自己的这一代青少年群体形象,讲述自己的故事。在考试之后的试卷分析与讲评中,笔者就这道题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统计与总结(如下图),我们发现大部分学生对于自身状况是有最基本的认识的,或积极或消极,且相当大一批学生处于精神的迷茫状态,有的认识到自身存在问题但是又苦于自制力不足,以至于陷入恶性循环的深渊;有的则赋予了自己过大的压力,以至于精神紧张喘不过气来。

     其中,笔者就某些同学之于“读书人”的荒谬评价予以反驳,通过在试卷分析中给学生播放《我是演说家》新一季中90后女大学生关于“中国声音”这一主题所展开的即兴演讲。借此提醒学生不要过多地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甚至校园的小世界里,应该以更自信积极有责任感的方式去关注我们的社会乃至于整个世界,因为我们是要以中国人的身份去面对世界的国际学校学生,不应该目光狭隘,甚至于闭塞无知。这也是中国传统文人“读书人”所应该具有的“兼济天下”的精神气质,即不断迈向“朝堂”,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而试图改变社会,造福百姓。这也是我们所说的教育的本质不是为了培养极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是试图去让更多的学生以有家国情怀的读书人之身份站上世界舞台发出自己的声音,适应世界,从而改变世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英教育”。

    又如在上学期笔者所涉及的教学模块《我们的世界》中,笔者借助的是前一模块《破解宋代文人精神密码》结尾部分给学生分享祝勇先生散文《最好的时代 最坏的时代》时提出的两个问题开启,这两个问题是:在无法天青色等阴雨的时代我们可以为这个世界做什么?这几年,有很多的人被称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它的最初提出者,是北大教授钱理群。原话是这样的:“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在你看来,中国大学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美国大学里“常春藤的绵羊”是真正的“精英”吗?在你看来,什么样的人可以被称之为“精英”?一系列问题在《我们的世界》这个教学模块以两场课堂辩论赛展开。而在这个部分笔者所选择的教材文本是《爱因斯坦与艺术》《说数》《白莽作孩儿塔序》三篇。学生需要在这个部分完成的“作业”是两场规范辩论赛的辩词准备以及相关三篇文章内容的一页导学案。

    笔者所设置的辩题有二,一为“科学与艺术之辩”,即,科学比艺术/艺术比科学更能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一为“精英之辩”,即我们的社会需要/不需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由于两场辩论赛所涉及的学生较多,因此无论是前期准备还是课堂辩论氛围整体较浓,时有精彩的言论呈现在双方的辩论中。随着辩论过程的不断深入,大部分同学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科学与艺术是相互补充、相互统一的,而我们的社会不能只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相反我们需要更多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转化成为“精致的利他主义者”,如此才能真正成就自我的价值。前者正是《爱因斯坦与艺术》这篇文章的中心论点,而后者也正是鲁迅、白莽们之所以能担负起那个时代赋予他们之重任的根本原因,毕竟,时不待我。一切正如爱因斯坦所说:“个人的生命只有当它用来使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生活得更高尚,更优美时才有意义。”

    再如笔者于上学期期末考试试卷第四部分“星火燎原”的命题。该部分以话题作文和材料作文的写作为主。教师结合本学期学习过程中所涉及到爱因斯塔与鲁迅的几段话,请学生以“我们的世界”为话题写一篇作文。在这篇作文中许多同学展开关于自身与世界之间关系的深度思考,部分同学更是把自己处于现阶段的学习生活体会以及人生困惑呈现在自己所写作的文本中,并尝试在反思中去解决问题,更有一部分同学表现除了对自己与世界强烈的责任感。而另一篇材料作文则给学生提供了两则材料,关于李清照和奥普拉。请学生根据材料内容任选角度完成作文。在该材料作文中,学生们从女性地位、“发声”的价值与途径、倾听与尊重等多个角度切入,下笔成文,佳作频现。教师在剖析这两篇作文的时候结合时下正在热映的两部电影《无问西东》与《神秘巨星》,两部影片正好与该部分所涉及的两篇作文在主题和视角上契合,前者以不同时代清华学子(中国青年人)的人生选择为主线,后者则从印度女性地位的现状入手让我们看到一个女子在当下的印度社会想要实现自己个人的梦想究竟有多少来自家庭和社会的阻力,但是一切依旧有改变的可能并且正在改变。前者通过年轻人的选择让学生了解“认清真实的自己”与这时代我们所缺失的“真心、正义、无畏与同情”之重要性,引导学生尝试去更深入地剖析认识自己,更勇敢的去面对我们的世界;后者则侧重于强调阿米尔汗是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尝试改变印度社会的,引导学生有意识地去敬畏并且推崇这种“社会良心”。此后,在布置修改期末考试作文的基础上,教师还鼓励学生走进电影院,观看推荐的电影,并上交相关电影的影评,在与教师展开深入交流的同时也可以可以作为作业中的加分项得以体现。目前为止,已经收到许多相关的影评,其中充满学生在观影之后所收获的感动、启发与幸福。以下为部分学生优秀影评片段。

    我,也同样热爱着我的时代。其实我也曾感到迷茫,没有未来的目标和理想,不知道自己的何去何从。我承认我原本是个极度悲观的人,我偏执的认为世界是残酷的,美好只是假象,人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对世界和自己都不抱有希望。而现在,我发现我热爱着自己的时代。

    刚出电影院时我还感到一阵恍惚,在商场里闲逛了一会儿,各种思绪混杂在一起。这时一个场景吸引了我的目光:一位男子突然蹲下,张开双臂,正当我感到疑惑,只注意到前方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小孩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位父亲,他看孩子时的目光充满了爱意,上扬的嘴角洋溢着幸福。我突然发现到自己也笑了,原来美好可以这么轻易,原来我还是热爱着我的时代,还是喜欢着我自己的。我也为自己突然地改变而感到惊讶,我也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改变,也许人就是很善变的,也许是因为一个人,一件事,甚至一句话。当那个事物触碰到你的内心时,自然就改变了你。(摘自学生作文)

           学生在阅读各类优秀文本的过程中有意识地在文字中与自我对话,尝试用更加客观理性的方式去审视我们的世界,找寻自己作为人类一员存在于世的独特方式。这是教师引导学生去审视自我的过程,也是学生认清自身,成就自我的过程。作为一门人文学科,我们的语文学科是学生构建自身价值观与世界观的重要环节,让学生在阅读经典文本与写作心路历程的过程中感受到自己的成长。

           作为人文学科的教师,我们应该让学生有意识去思考以下问题:如何让自己真实地“活着”?如何让自己拥有“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如何让自己的声音被世界听到?如何找到,真实的自己?怀揣反思与对自己深刻认知,去度过自己平凡又不平凡的一生。这是师生在教与学的过程中应该具有的共鸣。这也是笔者对于“枫叶独有”的精英人才培养目标的理解。徐科同学在谈及自己对于笔者所命制的语文学科作业的心得体会时用的题目:“拥抱感性”,让人影响深刻。“拥抱感性”的前提正是认清真实的自己,而只有认清真实的自己,才能知道作为人类一员的自己应该如何让自己的一生过得更有价值。在我们的世界里,最困难的从来都不是面对各种挫折打击,而是如何在各种挫折打击之下,依旧不失去对人世的热情,在认识自我与探索世界的旅程中履行自己作为人类一员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