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件往来

学习中华传统文化倡议书

发布时间:2014-05-15 10:07:49           责任编辑:管理员           点击次数:1171

学习中华传统文化倡议书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的家长和同学们:

       下面是《弟子规》部分内容,我们大声地诵读出来:

  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身有伤,贻亲忧。德有伤,贻亲羞。对饮食,勿拣择。食适可,勿过则;

年方少,勿饮酒。饮酒醉,最为丑。斗闹场,绝勿近。邪僻事,绝勿问;

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见人恶,即内省。有则改,无加警;

唯德学,唯才艺。不如人,当自砺。若衣服,若饮食。不如人,勿生戚;

非圣书,屏勿视。蔽聪明,坏心志。勿自暴,勿自弃。圣与贤,可驯致;

孝悌是中国文化的基础,古人云:“百善孝为先”。一个人能够孝顺老人,他(她)就有一颗善良仁慈的心,有了这份仁心,就可以利益许许多多的人,尤其利于自己的子孙后代。

当今教育强调知识,教给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技巧,却很少告诉我们学习和工作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做人的标准是什么?生命的价值怎样衡定?……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我们没有真正了解金钱的意义,不懂得该如何与人相处,社会公信力的丧失,善、恶、美、丑价值观的混乱乃至腐败猖獗,物欲横流……不可否认,我们已因一味追求享乐而异化为物质和金钱的奴隶,逐物而迷心,精神上的压力与心灵的苦闷却与日俱增。然而,当今教育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意想中的快乐和满足,相反,问题少年、问题青年、校园暴力、家庭问题、社会问题已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相信古代这种儒家文化,及至佛家,道家,只要被我们吸取一点点,都不会出现今天这么多道德沦丧的问题。

中国的传统教育文化,重点是孝行的教育。“百善孝为先”,一个“教”字就是“孝”文化,她涵浸了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史。尊敬长辈,孝亲父母,一直是中华民族薪火相继的传统美德。孝与和谐相伴,与愛心同行。“孝是敬,孝是顺”,只有敬和顺方可和谐,这是我们每个家庭和睦团结的纽带,更是建设和谐社会的润滑剂和助推器。在大力弘扬优良传统文化,积极推进公民道德建设的今天,弘扬传统孝德,引导人们“知孝,懂孝,行孝”,共建和谐家庭、和谐社会显得尤为重要。因此,上海枫叶国际学校向“上海枫叶国际学校的全体家长和同学们”诚恳发出如下倡议:

传承优良传统,争扬孝德之风。中国的孝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自古以来我们就把孝道视为“美德之首、立身之本、齐家之宝、治国之道”。在当今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中,我们的孝德却在不知不觉中被淡化甚至遗忘。“乌鸦尚有反哺之义,羔羊亦知跪乳之恩”。面对孝文化教育的缺失,面对孝文化的断层危机,我们呼吁“上海枫叶国际学校的所有家长和同学们”用中华民族传统的孝文化滋润我们的心灵,完善我们的人格,让我们传承孝德传统,争扬孝德之风,让孝行天下。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孝亲起于自身,敬亲见于小事,事亲行孝,是我们做人的根本。如果把一个家庭比作一棵大树,那父母就是树根,儿女就是树干,孙子(女)就是枝叶果实。孝亲就是用甘露之水浇灌树根,只有树根不缺水,根系发达,枝干果实才能旺盛。可是今天我们给自己的孩子几乎倾注了全部的愛,却常常把生我养我的年迈父母置于脑后,这是本末倒置的把甘露水浇向枝叶而不浇树根,试问这样的培植大树的方法对吗?试问这样的家庭能培养出人才吗?试问这样的家庭吉祥吗?

“子欲养而亲不待”为人子女的我们,已经习惯了享受父母无私的愛,却常常忽略了对父母的关心和回报。有多少人在醒悟要对父母尽孝时,却只能空留永远的遗憾和愧疚。让我们怀一份感恩的心,孝敬父母,从根上做起,从自身做起,在生活细节中体现。一杯茶、一碗饭,点点滴滴见真情;一件衣、一床被,丝丝缕缕连愛心;一个电话、一封家信,字字句句显孝心。孝亲也不一定非要有伟大作为和豪情壮志,更需要的是长久坚持和无悔付出,让我们从给老人洗脚做起吧,从临睡晚安做起吧!

孰不知,自己行孝,就是对自己子女最好的关愛;自己行孝就是对自己子女最好的教育。

行孝是最真实、最大的投资;行孝是最好的、最究竟、最真实的富有。

家校动员参与,夯实孝德之基。倡导孝道文化需要家长、老师、孩子的共同努力。切实推进孝道文化进家、住校;真正将孝道文化落到实处,收到实效。“亲恩不可忘”,孝子、孙是中天皓月,是东方杲日,是中华民族的天心地胆。亲爱的上海枫叶国际学校的所有家长和同学们,我们作为“天心地胆”从今天开始每天诵读一遍《弟子规》和《朱子家训》,对照反省,真正做到:“德日进,过日少”。让我们一起携手,传承美德,弘扬孝道,共同创造和谐美好的明天。

                                             

                                                                                                  上海枫叶国际学校

                                                二〇一四年五月九日